欢迎访问:CaoPorn-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慈禧淫乱】【作者:不详】

明朝未年,山海关外渖阳东边兴起了一个部族──爱新觉罗。这部族的首领 ──努尔哈赤是个少年英豪;他不但骁勇善战更擅长于谋略。在努尔哈赤的领导 下,爱新觉罗部族在短短数年间,就成为东北势力最强大的一支。
  努尔哈赤一面明的与明朝和好;一面暗的壮大自己。他想,统一满洲奠定国 基是早晚的事,于是命工匠大兴土木,建筑一座祠堂来祭拜神只和祖先。
  「工人们建祠堂打地墓的时候,挖到一半突然挖不动,原来挖到一块石碑, 而且在上面还刻着碑文」工匠前来报告施工进度。
  努尔哈赤问道:「你可知那上头写些什么?」
  只见工匠脸色苍白,混身发抖,结巴了老半天才说说:「…我觉罗氏得…天 独厚,又有…英主领导,必能永…享王基…寿与天齐……」
  努尔哈赤有点怒道:「石碑上头到底写些什么!?」
  「写着:『灭建州者叶赤』。」
  于是,努尔哈赤想到斩草除根、永绝后患之策,便下令将纳林布禄斩首示众 ,心想:『哼!灭建州者叶赤。我把你们主子给宰了,看你如何灭?』
  纳林布禄眼见自己的一切都毁于努尔哈赤之手,今生要报仇已无望了,临死 前大喊:「…只要叶赤国尚有一人,必教你觉罗绝灭……」然后大笑两声,头颅 落地。
  努尔哈赤眼见心腹大患已除,十分高兴,对石碑事伴就不太放在心上。后来 甚至在抄布塞家时,看中其遗女,并选为妃,也就是后来的太祖皇后。
  当初努尔哈赤因为石碑上有着『灭建州者叶赤』的不祥记录,所以消灭叶赤 。但因为太祖皇后本是叶赤国女儿,为了一线姻亲,特别让叶赤国的子嗣得以延 续,但仍然暗中戒告子孙千万不能兴叶赤国女子成亲。
  清朝建国初,自顺治以后几位皇帝皆极遵循祖训,但传到咸丰的时候,因为 年代间隔已远,就逐渐将祖训给淡忘了……
  道光十九年春,北京城内,一家普通宅院里,一对小夫妻坐在凉亭中欣赏春 景。妇人手中怀抱一名女婴,夫妻俩逗着婴孩玩。妇人对他丈夫说:「这小娃儿 是在春天出生的,你给她取个名字,看看怎么唤她。」
  妇人见园中百花齐放,很是好看,就说:「给她取个花的名字好不好?」
  那男人看看妇人手中女婴笑得很甜,白嫩的皮肤,红红的小嘴,十分可爱, 很骄做的对他太太说:「你瞧睢她,长得真讨人喜欢,日后长大了,一定是出落 个花一般的姑娘。」
  这时空气中渐渐迷漫着一股淡雅的清香,男人于是有了灵感:「就唤她做兰儿,怎么样?」
  「好!这兰花是花中隐士,与世无争,独吐幽香于空谷之中。真好!」妇人 说着,又轻柔地对着怀抱里的女婴叫着:「兰儿!兰儿!好乖,好乖!」
  只可惜这天伦之乐的时刻也如幻眼美景一闪即逝。当兰儿十二岁时,父亲因病先后去逝,只留下尚病卧在床的母亲、一个小她两岁的妹妹,和一大笔医药、 丧葬欠债。
  河水缓缓自眼前流逝,兰儿牵着妹妹的小手,望着夕阳残照下的波光粼粼, 想到今后的日子,不禁悲从中滑落两行清泪,真想投身于大江之中,一了百了。 只是,妹妹无邪的眼神,充满无助及信任,让她鼓起勇气,相信自己至少不是一无所有。
  所幸,鬼使神差地,知县衙里因行文错误,使兰儿姊妹得到三百两银子慰问金,才得以解决生活上的难关;谁又料到,日后吴棠能官居四川巡抚,就是因这歪打正着的三百两银子换来的。
  清苦的日子,并无损于女大十八变。天生丽质的兰儿,也愈长愈标致;仰人脸色的日子,也让她越来越善于察颜观色。
  这年,咸丰改元,挑选秀女入宫。这对兰儿而言是一个喜讯,宫中的雕梁画栋、珍馐美味,只是她平时的白日梦而已,如今却有机会入宫,不但使美梦成真 ,家中的生活所需更是毫无顾虑了。
  或许幸运之神现在才睡醒。兰儿奉旨应选侍女,并且很顺利地被选入宫中服侍巾栉。
  春去秋来,岁月如流,兰儿在宫中已有半年光景。
  一日夜晚,兰儿躺在床上,辗转难眠。一会儿想起过去那段贫困的日子;一会儿又决心成为一个有权有势的人,永远不受别人的欺凌压迫。
  兰儿又想到目前的日子,进宫时是春天,现在炎夏已过,秋意渐浓,这半年来家中是否一切安好?在宫中的生活似乎都是一成不变,除了工作以外,就是听宫女和太监们闲聊、瞎扯,谁和谁吵了一架…那个宫女的手饰丢了…那个人的嘴太阔,鼻太宽……
  想着,想着,兰儿乾脆下床来,到外头透透气。深夜的露气愈来愈重,不多 时兰儿的衣裳、头发上都沾染着露珠,但她却似乎毫不知觉地依然坐在花园的一 角,沉思着。
  「什么人在那儿?」在这一片静谧的夜里忽然有粗壮的声音,低声喝道。
  兰儿被这声音给惊破思绪,抬头张望,只见一名身着武装的禁卫军──荣禄走过来,一面说道:「三更半夜的,不要擅自在宫中走动。」
  兰儿说道:「我只坐在这里,没有乱走啊!」突然被惊吓,兰儿有点恼羞成怒,竟耍起小姑娘脾气,一副兴师问罪之态说:「这里不能坐坐吗?」
  荣禄一看是个十三、四岁的小姑娘,也不好说些什么,只好苦笑地说道:「 快些回房睡吧!时候不早了。」
  这些关心的话或许只是顺口说说,但却令兰儿心中甜甜的。进宫后的这些日子来,兰儿从没跟人这么亲近地说话,竟然把荣禄当成一位难得遇到知心人。兰儿忍不住将满腔思念家人的心思合盘托出,泪水也已漱漱地夺眶而下。
  荣禄听了兰儿思念母亲之情,于心不忍地安慰说:「我可以替你想办法。」
  经过周详的计划,荣碌不但让兰儿安全出宫达成其心愿,还一路陪着她来回照应着。当然,家人团聚的叙情,以及对荣碌的体贴之举,兰儿内心的感激自是不在话下。
  这件事之后,兰儿也体会出荣禄对自己的关爱,加上她年纪渐长,遂渐能感受到男欢女爱的情怀,俩人的感情因而与日俱增,并且经常是花前月下,俪影双双。
  寒风习习、细雪飘零,仍冷却不了内心的火热,一对小情人在小仓房里依偎着,轻声细语、耳鬓厮磨,兰儿与荣禄就沉醉在幸福的小天地之中。一个乾柴烈火;一个未晓人事,逾矩之行为却变成示爱的表现及言词。
  荣禄贪婪地嗅着兰儿脸上的脂粉香;把嘴唇轻触在她细致柔嫩的唇腮上。兰儿觉得就像春风拂脸,温暖、细腻、令人陶醉、飘然……还有,一点点刺刺的、 痒痒的。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,让人觉得有全身放松的舒畅;又有让人心神不宁 的紧张。
  荣禄的手不老实地伸入兰儿的衣襟里,既灵活又笨拙搜索着。兰儿对襟棉袄的活扣,一颗一颗地松脱,才觉得胸前一阵凉意,她那刚盈一握的胸乳,已被荣禄的大掌覆盖着了。兰儿只觉得一阵羞涩,彷佛四周遍布注视、贪婪、嘲讽的眼神在盯着她,让她忙着把胸口贴近荣禄的怀中,以图略为遮羞。
  刚发育成型的乳房,只有微凸的一团肉,可是荣禄的掌心,却很敏锐地感觉到乳房顶点的凸肉在变硬、颤动,轻微的移动间,它彷佛在搔着手心的嫩肉。情绪持续高涨的荣禄,只觉得胯下一阵蠢蠢欲动,彷佛一头受困的猛兽,正在极力地挣扎着。
  意乱情迷的兰儿,只觉得全身在发烫、在脱力,小腹下更是一阵翻腾。似乎有一种不搔不快的冲动,发自令人脸红心跳的部位,兰儿也只能藉着身体的扭动 、细微的呻吟寻求解脱。
  荣禄的胯下随着兴奋的情绪紧绷到了极点,此时他在也顾不得宫廷之例律, 就算把刀架在他脖子上,他也无法停下来了。
  『嘶!』荣禄粗鲁地扯去兰儿的下裳。「啊…荣哥哥……」兰儿只觉得下身一阵凉意,随即又觉得有一股暖流,传自荣禄贴在她阴户上的掌心,让她感到既 舒畅又羞涩。
  兰儿光滑、细致的阴户,只稀疏地长着几根细细的绒毛,荣禄触手处竟然有 些温热、微湿。荣禄急遽的呼吸中略带的低吼,一翻身把裤子褪下一半,掰开兰 儿的大腿,抖动的肉棒便压上她的小穴。
  荣禄一连串猴急的动作,让兰儿还不及反应便觉得阴道口有一个硬物在磨蹭 、躜动着,刚觉得一阵难以言喻的酥麻,随即又是一阵锥心的刺痛。
  「啊…啊…荣哥…痛…啊…不要…不要……唔…啊…」兰儿扭动下身在挣扎着,双手使劲地推拒着。兰儿不禁疑惑,刚刚在爱抚时,自己隐约中期盼的事竟然是这样的痛苦。
  此时的荣禄情绪高涨得几近疯狂,也顾不得兰儿的哀号、挣扎,只一眛的寻求自我发泄。荣禄的双手紧紧地箍束着兰儿的腰,使劲的压沉臀部,把肉棒强行挤入窄狭的肉缝。
  或许是处女屄穴窄狭、紧箍;或许是情绪上的紧张,当荣禄的龟头刚挤进阴道口,他就觉得一阵酥麻、寒颤,随即忍不住那股酸痒,一股股浓精便急射而出 。
  兰儿只觉得阴道口彷佛被撑开、撕裂,疼痛得似乎下半身突然离身而去,却在荣禄一阵急遽第喘息中,觉得屄穴里突然一阵温暖的充胀,热流再阴道里滚动 、翻搅,而稍可松懈的是,荣禄的肉棒似乎不再挤入了。
  此时兰儿的心乱如麻,她感到失去贞操的悲哀,也感觉到阴道里滚动的热流 ,竟带给她一点点意犹未足的舒畅。兰儿似懂非懂地想着:『…要是没有疼痛… 只有末了的舒畅…那该多好……』
  荣禄情绪宣泄后的清醒,才让他觉得自己闯祸了,也让他觉得自己竟然如此不济。他低头舔拭着兰儿脸颊上的泪痕,喃喃地说着:「…兰儿…我爱你…兰儿 …对不起…兰儿……」
  男女之间或许只需一个“爱”字,就可以掩饰一切不该的事。兰儿耳边传来轻细的爱语,刚刚的痛苦,及偷情的后果顿时间竟然销声匿迹,化于无形。只是,彼此心中都明白,他俩身处的环境、身份,会让这一段感情路走得很辛苦,甚至没有结果,但他们却不愿去多想,或许现在是快乐的才是重点。
  原本以为宫廷之内必然笙歌琴舞、锦衣珍肴,可是在进宫之后,兰儿才感到侯门深似海的寂寞与孤单,又在心灵空虚之际,荣禄适时地闯入她情感的生命中 ,有如星火燎原地引燃内心的情愫,或许是一种寄托,也或许是一种麻醉。
  又经过这一次的肌肤之亲后,兰儿跟荣禄的感情更发展到密不可分的地步, 然后偷偷摸摸的会面;偷偷摸摸的拥抱、缠绵;偷偷摸摸的持续地发泄着彼此的 情(肉)欲……
  岁月匆匆,四年的时光瞬间就过去了。
  兰儿已经十七岁,昔日的秀媚依旧,行动坐卧间却因年纪的成长、爱欲的滋 润,而隐去那份生涩、稚嫩,变得落落大方,聪明慧黠中又懂得人情世故。
  咸丰四年,皇帝下诏各宫:『…因为皇后不能生育,所以要另娶一名妃子, 以补皇后之不足…』这个消息对众宫女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而在敕令的名册里,已点好了十七人,兰儿也是其中之一。
  兰儿知道此事,真是惊喜万分,然而一想到荣禄,那份喜悦之情却立刻消失 ,起而代之的是犹豫与忧愁。能得皇上召见固然是件好事;但是,今后要再想与荣禄在一起是绝不可能的,撇开肉体上的欢愉不说,毕竟维持了三年多的感情, 不是说断就断得了的。
  兰儿经过几次内心挣扎之后,她终于决定接受召见,她思忖着:『…反正受召见又不等于被选为妃…如果没选上一样又可以和荣禄在一起……』但兰儿一直没告诉荣禄被召见的事,只是两人彼此心照不宣罢了。
  到了选妃的日子,皇上早已到了好一会儿了,其他被召见的宫女们也都和皇上行过礼。咸丰正在点名的时候,才见兰儿姗姗来迟,她不慌不忙地向皇上行礼 。兰儿衣着平常,连脂粉腮红都未着,她想如此一来皇上必不会挑上她,如此既不违旨;又可继续跟荣禄在一起。
  咸丰平日所接触的女子尽是些穿金戴银,打扮浓艳的女人。而今,却是一个衣着素净却不失单调;容貌秀丽却不嫌妖娆的姑娘,在群芳之中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  咸丰见她双目秋水荡漾、盈盈脉脉,一张樱桃小嘴更是红艳欲滴,不由得紧紧地凝视着她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叫她平身。
  咸丰这次见到兰儿可说是一见锺情,又正好遇到皇后因皇太后召见,到慈宁宫去了,所以咸丰无所顾忌地命令应召的宫嫔各自回去,只单单留下兰儿。
  兰儿一见皇上只留下她问话,心中觉得纳闷,但见皇上盯着自己看的神情, 心里便有了底,随之就轻松许多。
  于是兰儿又重行叩见,咸丰和颜悦色地将她扶起道:「你起来,站在一旁。 」
  咸丰问道:「你叫兰儿吗?朕以前怎么没见过你?」咸丰觉得宫中有如此清秀佳人,自己竟然不早发觉,简直是暴殄天物。
  兰儿被咸丰看得有点羞涩,低首答道:「奴婢在三年前进宫,因为平时没受到万岁爷召唤,所以万岁爷并不认识奴婢。」
  咸丰不禁调笑道:「这么说,是朕的错啰!」
  兰儿惶恐说道:「奴婢不敢!」
  咸丰笑得更开心:「好!赐你无罪。不过朕要你抬起头来,让朕再仔细瞧瞧 。」
  兰儿一听咸丰语气和善,便缓缓抬起头来。
  只见兰儿粉靥生春、流波带媚,娇艳万分,让咸丰愈看愈爱;愈爱愈看,一 双眼睛像要喷火似的,弄得兰儿不禁娇羞万分,又把粉颈低垂着。
  咸丰突感失态,急忙问话以解糗状:「看你容貌,应该是满人吧!」
  「先父『那拉氏』,讳『惠徵』,是一名副将,殁于任内,奴婢随先父任所 ,因此在江南一带居住很久。」
  咸丰又低声赞道:「难怪看似北国佳丽,却有南方女子的柔媚,好!好!」 说罢,便一副爱不释手地轻抚着兰儿的柔荑玉手。
  兰儿当然知道咸丰在打甚么主意,遇到这样的恩宠心里是又欢喜又紧张,一时间,把以前和荣禄的那段恋情,忘得一乾二净了。
  身旁的太监,知道这位风流天子又要在兰儿身上找乐子了,便很知趣地悄悄溜掉。咸丰拉着兰儿的手,当然是走向寝宫。
  现今的兰儿,已不再是当年的雏儿,她有丰腴的双峰、柔软的柳腰、修长的玉腿,还有茂密、乌亮的阴毛,更重要的是她跟荣禄无数次的交欢经验,让她更懂得男女之间的情事,更懂得如何迎合皇上,让他和自己都能享受到性爱的愉悦 。兰儿唯一要做的事是如何隐瞒自己已不是处女之身。
  一到寝宫,咸丰便迫不及待地把满脸羞红的兰儿拥在怀里,温柔而熟练地替她宽衣解带。这种艳事,咸丰不知已干过多少次了,奇怪的是,今天他却觉得特别兴奋,一颗心随着兰儿的衣裳渐少,而愈发急蹦着。
  待兰儿衣衫尽褪,那雪白细嫩的肌肤、那粉红似新剥鸡头肉的双峰……不禁使久经脂粉阵仗的咸丰血脉贲张、嘘喘如牛,三两下便自己把碍手碍脚的衣袍除尽,那胯下之物早以昂然激颤,严阵以待。
  君临天下果然不同凡响,兰儿虽见识过见荣禄之阳物,但咸丰的肉棒却比荣禄的还粗、还长,也许是当皇上的别有养“鸡”之道吧!咸丰的肉棒让兰儿看得 不禁一阵心惊肉跳,暗自忖度着自己恐怕无法消受。
  思忖间,咸丰的嘴已含住了兰儿的乳尖,或舌舔、或齿磨、或嘬噙猛吸;左手捏揉着她的右乳,右手却紧贴着她的阴户上摩搓着。
  一股酥痒的热流,在兰儿的体内到处流窜,所过之处皆显露出激情之态:蹙眉合眼、朱唇半开、娇喘莺啼、蓓蕾凸硬……然后渐积蓄在小腹、丹田下热潮, 使她全身如置洪炉之中,却又脱力般无法移转半分。
  「啊…万岁…爷…唔…不要…嗯…不要…嗯…痒啊…羞死…啊…人…嗯…」 兰儿轻柔的娇淫,当然无法让咸丰稍略缓手,反而更激增他的淫欲,让他更疯狂地做着爱抚、轻薄的动作。
  咸丰恨不得多生一张嘴地在双峰间来回舔吸着,还不时忘情地发出『啧!啧 !啧!』的如尝美味声。咸丰右手的大姆指按柔着阴户上的阴蒂;中指却顺着淫液的滑腻,在兰儿的屄穴里轻轻地抽动起来。
  「嗯…不要…喔…好痒…啊…不要…」兰儿失魂似地梦呓着,阴道壁上却既清楚、又敏锐地感觉到手指上凸硬的指关节,正有效地搔刮着痒处,甚至更深入 ,触及令人为之疯狂的角落。
  咸丰一面把沾满淫液的手,在兰儿的阴户上抹着;一面凑近她的脸颊,轻柔 的嗅吻着,安抚地说道:「兰儿,朕要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,刚开始会有点疼 ,只要你放松的承受,自然会感到交欢的愉悦。」咸丰的确是情场老手,这种轻柔的软语,总是有如催眠般让身下的佳人不禁点头应和着。
  兰儿的淫欲早就如潮满涨,内心在呐喊着:『快…快…插进来…重重地插进 来…』可是,嘴里却哀求似地说道:「万岁…爷…请轻点…奴婢…恐怕…经受不起…」说真的,兰儿眼角瞥见那红通通的龟头,的确有点心惊胆颤。
  咸丰蹲跪在兰儿的双腿间,顺手把一个枕头塞到她的臀下,又把她的双腿极大弧度地叉开,让兰儿的阴户纤毫毕露、一览无遗,彷佛从形成一个“O”型的阴道口,就能窥见充满湿液的阴道壁肉在缓缓地蠕动着。
  「万岁…爷…羞…死人…不要…这样看…啊…」兰儿自然地以手遮脸。这种含羞带怯,却又淫靡至极的神态,似乎让咸丰觉得有施虐的快感。
  咸丰伏下身体,引着肉棒抵顶着阴道口,先轻柔地用龟头在阴道口上磨动着 ,让龟头沾点湿液,然后慢慢沉腰让龟头挤进阴道里。
  咸丰从一开始的爱抚,一直到插入前的细节动作,都不禁让兰儿拿来跟荣禄做比较。兰儿觉得咸丰对她所做的一切动作,都很适切、有效地勾起她的欲望, 不像荣禄只求自己泄欲般地横搅蛮干。兰儿彷佛可以预知,这次的交欢必定会带来更高的愉悦。
  「啊…疼…啊啊…轻点…万岁…爷…轻点…」兰儿虽非处女,但这回喊疼倒是真的。只因咸丰的肉棒的确粗得惊人,一分一分的挤入,虽然不同于破瓜的刺痛,但阴道口尚未适应的紧绷感,却让她有阴道口被撕裂的感觉。
  佳人的哀号虽然让咸丰于心不忍,但已插入一半的肉棒,却清楚地感到阴道里的温润,还有那种彷佛吸吮般柔美的蠕动,让咸丰无法抑制内心的欲望,只求更深入,让整根肉棒,甚至整个人去感受被紧裹在窄湿的子宫里,那种既遥远又模糊的记忆。
  「啊…万岁…爷…的…嗯…好大…奴婢…啊…受…不了…啊…」兰儿垂在身旁的手,痉挛似地抓紧床单,承受着紧绷中带着渐增的舒畅感。
  「嗯啊!」当肉棒全根尽没,咸丰内心如释重担地欢呼着,稍停瞬间便开始缓缓地抽动起来,嘴里在紧张的喘息间,不由自己喃喃地说着:「兰儿…你的… 小穴…紧得妙…箍得…朕…好舒服…好舒服…朕要封你…为贵…人…以后…你要 经…常陪…着…朕…」虽然是床第间亵语,但也算君无戏言,开了金口。
  「嗯…嗯…啊…」兰儿随着咸丰推动的力道,气若游丝地呼应着,算是允诺 ,也算是谢恩。窜动在屄穴里的肉棒,让她感到一种无可取代的快感,她的手渐渐紧箍着咸丰的肩颈,内心一种期盼着更激烈的动作,而身不由己地扭腰摆臀动了起来。
  兰儿浮动的下身,让咸丰的抽送越来越顺畅,也越来越加速、加重。交合处 在抽送中发出『滋!滋!』的溅水声;肌肤撞击发出『啪!啪!』的声响,交杂 在「嗯…啊…」的呻吟声中,彷佛在演奏着一首淫乱的交响曲。
  将近一柱香的时间,反覆的活塞动作,让咸丰积存的能量达到临界点,腰眼一阵突如其来的酥酸,在他急速地抽动中,便激射出一股股浓郁的热精,肉棒的锐势未减,彷佛油压唧筒似地推挤着精液,冲向兰儿的子宫深处。「哈呼…嗯喔 …」咸丰气喘如牛地抽搐着,双手使劲地捏住兰儿的双乳,彷佛要将它们捏爆似 的。
  持续在高潮连连的交欢过程中,兰儿早就魂飞魄散、神游九霄云外了,咸丰热烫的精液,虽然让她的高潮更登一层楼,但也只算是锦上添花、聊胜于无罢了 ……
  一宵的恩爱,如胶似漆,兰儿已是咸丰皇帝最宠的人了,咸丰依言封兰儿为贵人。过了不多久,兰儿就怀孕了,也顺利地产下一个男孩。
  消息传出后,宫中一片欢欣鼓舞,群百争相贺喜,咸丰更是雀跃万分,只有荣禄觉得内心在淌血,但又能如何呢!
  小男孩立刻受封为太子,并取名『载』。兰贵人也因为这个儿子,成为皇贵妃,改名为『慈禧』。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